中华日报社论政府应设法将超额储蓄导引为投资

2020-04-26浏览量765 收藏量135 782热度

中华日报31日社论--政府应设法将超额储蓄导引为投资,全文如下:

 行政院主计总处于二十六日公布最新经济预测,将今年台湾经济成长率上修零点一三个百分点,成为百分之二点零五,此一消息令人感到春燕已经来临的气息。但另一方面,近日主计总处也完成另一项预测,显示今年台湾的超额储蓄率仍将高达百分之十三,显示民间投资意愿依旧低迷。蔡政府上台一年以来,台湾投资环境未见改善,以致民间游资无法有效利用,长此以往将不利于经济发展。

 所谓「超额储蓄」,係指国民储蓄毛额扣除国民投资毛额之后的差额。台湾超额储蓄自二○○九年第三度破兆元之后,超额储蓄即不断攀升,并于二○一四年达到两兆零四百七十余亿元,去年则进一步达两兆四千三百余亿元。至于超额储蓄率,台湾于二○一三年第二度突破百分之十,为百分之十点五三,去年为百分之十三点七四,预估今年仍达百分之十三。

 简单的说,所谓「超额储蓄」就是「闲置资金」;超额储蓄率越高,就代表闲置资金占国民所得毛额的比重越高,也代表民间游资氾滥,这对于一个经济体的资金运用,自然不是好事。

 从过往的数据来看,台湾在经济起飞期的超额储蓄率较低,一九九○、九一年的百分之六点四六、六点三一即属较高水準,但之后在政府推动六年国建的带动之下,在一九九二至二○○○年期间,大致降回到百分之三以下的水準。可见超额储蓄可以在政府部门的政策引导之下,转化为实质投资,从而对经济挹注动力。

 造成超额储蓄率走高的原因,可能在于国民储蓄提高,也可能在于国民投资降低。以台湾的情况来看,二○一○年以后的国民储蓄率均为百分之三十以上,二○一四年以后高于百分之三十三;另一方面,二○一○年以后的国民投资率自百分之二十四点二三开始一路走低,近两年仅为百分之二十出头,预估今年仍仅百分之二十点六。数据显示,台湾超额储蓄率走高的主因,在于民众吝于投资。

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面向是,一国的储蓄包括政府储蓄、家庭储蓄和企业储蓄。以台湾的情况来看,早期以家庭储蓄为大宗,但自二○一○年企业储蓄超过家庭储蓄之后,企业储蓄即占国民储蓄的较大比重。此一现象显示,家庭可能因为收入高于支出的差距拉近,以致储蓄减少;而企业则未将利润分享给股东或员工,或未转化为投资。政府尤应釐清造成此一现象背后的原因,才能推出有效的政策。

 蔡政府必须正视的是,这一年来政府端出「五加二产业」、八年八千八百亿「前瞻基础建设计画」等等经济大饼,但从主计总处预估今年投资率依然未见提升的情况来看,包括企业在内的台湾民间似乎兴趣缺缺。更严重的警讯是,企业界对于投资台湾意愿低落,但大型企业却反而瞄準包括美国在内的海外投资,这对台湾未来的长期经济发展绝对是负面因素。

 从各项国际竞争力评比观察,台湾在全世界还名列前茅,理应获得相对应的内部投资和境外直接投资,但实际上却是背道而驰。究竟是台湾诸般投资环境的确对资金不友善?抑或台湾对外开放程度不足?蔡政府不能再只以「想想看」来迴避问题,而应拿出具体而可见效的政策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推荐